國務院辦公廳關于穩定生豬生産

促進轉型升級的意見

國辦發〔2019〕44號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國務院各部委、各直屬機構:

養豬業是關乎國計民生的重要産業,豬肉是我國大多數居民最主要的肉食品。發展生豬生産,對于保障人民群衆生活、穩定物價、保持經濟平穩運行和社會大局穩定具有重要意義。近年來,我國養豬業綜合生産能力明顯提升,但産業布局不合理、基層動物防疫體系不健全等問題仍然突出,一些地方忽視甚至限制養豬業發展,豬肉市場供應階段性偏緊和豬價大幅波動時有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發生以來,生豬産業的短板和問題進一步暴露,能繁母豬和生豬存欄下降較多,産能明顯下滑,穩産保供壓力較大。爲穩定生豬生産,促進轉型升級,增強豬肉供應保障能力,經國務院同意,現提出如下意見。

一、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以保障豬肉基本自給爲目標,立足當前恢複生産保供給,著眼長遠轉變方式促轉型,強化責任落實,加大政策扶持,加強科技支撐,推動構建生産高效、資源節約、環境友好、布局合理、産銷協調的生豬産業高質量發展新格局,更好滿足居民豬肉消費需求,促進經濟社會平穩健康發展。

(二)發展目標。生猪产业发展的质量效益和竞争力稳步提升,稳产保供的约束激励机制和政策保障体系不断完善,带动中小养猪场(户)发展的社会化服務体系逐步健全,猪肉供应保障能力持续增强,自给率保持在95%左右。到2022年,产业转型升级取得重要进展,养殖规模化率达到58%左右,规模养猪场(户)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78%以上。到2025年,产业素质明显提升,养殖规模化率达到65%以上,规模养猪场(户)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

(三)省負總責。各省(区、市)人民政府对本地区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工作负总责,主要负责人是第一责任人,要加强组织领导,强化规划引导,出台专门政策,在养殖用地、资金投入、融资服務、基层动物防疫机构队伍建设等方面优先安排、优先保障。生猪主产省份要积极发展生猪生产,做到稳产增产;主销省份要确保一定的自给率。各地区要增强大局意识,把握发展阶段,尊重市场规律,不得限制养猪业发展;严格落实“菜篮子”市长负责制,尽快将生猪生产恢复到正常水平,切实做好生猪稳产保供工作。

二、穩定當前生豬生産

(四)促進生産加快恢複。继续实施种猪场和规模养猪场(户)贷款贴息政策,期限延长至2020年12月31日,并将建设资金贷款纳入贴息范围。对2020年底前新建、改扩建种猪场、规模养猪场(户)和禁养区内规模养猪场(户)异地重建加大支持力度,重点加强动物防疫、环境控制等设施建设。鼓励地方结合实际加大生猪生产扶持力度。省级财政要落实生猪生产稳定专项补贴等措施,对受影响较大的生猪调出大县的规模养猪场(户)给予临时性生产补助,稳定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银行业金融机构要积极支持生猪产业发展,不得对养猪场(户)和屠宰加工企业盲目限贷、抽贷、断贷。省级农业信贷担保公司在做好风险防控的基础上,要把支持恢复生猪生产作为当前的重要任务,对发生过疫情及扑杀范围内的养猪场(户),提供便利、高效的信贷担保服務。

(五)規範禁養區劃定與管理。嚴格依法依規科學劃定禁養區,除飲用水水源保護區,風景名勝區,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城鎮居民區、文化教育科學研究區等人口集中區域以及法律法規規定的其他禁止養殖區域之外,不得超範圍劃定禁養區。各地區要深入開展自查,對超越法律法規規定範圍劃定的禁養區立即進行調整。對禁養區內確需關停搬遷的規模養豬場(戶),地方政府要安排用地支持異地重建。各省(區、市)要于2019年10月底前將自查結果及調整後的禁養區劃定情況報生態環境部、農業農村部備核。

(六)保障种猪、仔猪及生猪産品有序调运。进一步细化便捷措施,保障符合条件的种猪和仔猪调运,不得层层加码禁运限运。优化种猪跨省调运检疫程序,重点检测非洲猪瘟,对其他病种开展风险评估,简化实验室检测,降低调运成本。将仔猪及冷鲜猪肉纳入鲜活农産品运输“绿色通道”政策范围。2020年6月30日前,对整车合法运输种猪及冷冻猪肉的车辆,免收车辆通行费。

(七)持續加強非洲豬瘟防控。進一步壓實政府、部門和生豬産業各環節從業者責任,不折不扣落實疫情監測排查報告、突發疫情應急處置、生豬運輸和餐廚廢棄物監管等現行有效防控措施,確保疫情不反彈,增強養殖信心。堅持疫情日報告制度,嚴格實施産地檢疫和屠宰檢疫,對瞞報、遲報疫情導致疫情擴散蔓延的,從嚴追責問責。落實好非洲豬瘟強制撲殺補助政策,加快補助資金發放,由現行按年度結算調整爲每半年結算發放一次。對財政困難的縣市,省級財政要加大對撲殺補助的統籌支持力度,降低或取消縣市級財政承擔比例。

(八)加強生豬産銷監測。加大生豬生産統計調查頻次,爲宏觀調控決策提供及時有效支撐。建立規模養豬場(戶)信息備案管理和生産月度報告制度,及時、准確掌握生豬生産形勢變化。強化分析預警,定期發布市場動態信息,引導生産,穩定預期。

(九)完善市場調控機制。認真執行《緩解生豬市場價格周期性波動調控預案》,嚴格落實中央和地方凍豬肉儲備任務,鼓勵和支持有條件的社會冷庫資源參與豬肉收儲。合理把握凍豬肉儲備投放節奏和力度,多渠道供應銷售豬肉,確保重要節假日豬肉市場有效供應,保持豬肉價格在合理範圍。及時啓動社會救助和保障標准與物價上漲挂鈎聯動機制,有效保障困難群衆基本生活。加快發展禽肉、牛羊肉等替代肉品生産。統籌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更好地保障市場供應。

三、加快構建現代養殖體系

(十)大力發展標准化規模養殖。按照“放管服”改革要求,對新建、改擴建的養豬場(戶)簡化程序、加快審批。有條件的地方要積極支持新建、改擴建規模養豬場(戶)的基礎設施建設。中央預算內投資繼續支持規模養豬場(戶)提升設施裝備條件。深入開展生豬養殖標准化示範創建,在全國創建一批可複制、可推廣的高質量標准化示範場。調整優化農機購置補貼機具種類範圍,支持養豬場(戶)購置自動飼喂、環境控制、疫病防控、廢棄物處理等農機裝備。

(十一)積極帶動中小養豬場(戶)發展。鼓励有意愿的农户稳步扩大养殖规模。各地区要创新培训形式,帮助中小养猪场(户)提高生产经营管理水平。鼓励各地区通过以奖代补、先建后补等方式,支持中小养猪场(户)改进设施装备条件。发挥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带动作用,通过统一生产、统一營銷、技术共享、品牌共创等方式,与中小养猪场(户)形成稳定利益共同体。培育壮大生产性服務业,采取多种方式服務中小养猪场(户)。对散养农户要加强指导帮扶,不得以行政手段强行清退。

(十二)推動生豬生産科技進步。加强现代生猪良种繁育体系建设,实施生猪遗传改良计划,提升核心种源自给率,提高良种供应能力。加大现代种业提升工程投入,推动核心育种场建设与生猪产能相适应,支持地方猪保种场、保护区和基因库完善基础设施条件,促进地方猪种保护与开发。实施生猪良种补贴,推广人工授精技术,积极支持养猪场(户)购买优良种猪精液。推进生猪养殖抗菌药物减量使用,实施促生长抗菌药物退出计划,研发和推广替代産品。加快推进生猪全产业链信息化,推广普及智能养猪装备,提高生产经营效率。

(十三)加快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繼續實施糞汙資源化利用項目,將符合條件的非畜牧大縣納入實施範圍。推行種養結合,支持糞肥就地就近運輸和施用,配套建設糞肥田間貯存池、沼液輸送管網、沼液施用設施等,打通糞肥還田通道。各地區要建立健全病死豬無害化處理體系,及時足額落實地方補助資金,確保無害化處理企業可持續運行。

(十四)加大對生豬主産區支持力度。統籌資源環境條件,引導生豬養殖向環境容量大的地區轉移,支持大型生豬養殖企業全産業鏈布局。鼓勵生豬主銷省份支持主産省份發展生豬生産,通過資源環境補償、跨區合作建立養殖基地等方式,推動形成銷區補償産區的長效機制。發揮生豬調出大縣支撐保障作用,加大對生豬調出大縣的支持力度,增加獎勵資金規模,優化生豬調出大縣動態調整機制,支持生豬生産發展和流通基礎設施建設。

四、完善動物疫病防控體系

(十五)提升動物疫病防控能力。統籌做好非洲豬瘟以及口蹄疫、豬瘟、高致病性豬藍耳病等重大動物疫病防控工作。加快非洲豬瘟疫苗研發。加強疫病防控技術培訓和分類指導,提升養豬場(戶)生物安全防護水平。加快實施分區防控,建立健全區域聯防聯控工作機制。支持有條件的地區和企業建設無疫區和無疫小區。

(十六)強化疫病檢測和動物檢疫。加强公共检测机构能力建设,支持县级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完善设施装备,改善基层兽医实验室疫病检测条件。鼓励发展多种形式的第三方检测服務机构,推行政府购买社会化兽医服務。指导督促生产经营主体配备检测设施装备,提升自检能力。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和工作人员要严格执行检疫规程,认真履职尽责。严肃查处不检疫就出证或无正当理由拒绝检疫出证等违规行为。

(十七)加強基層動物防疫隊伍建設。依托現有機構編制資源,建立健全動物衛生監督機構和動物疫病預防控制機構。在農業綜合行政執法改革中,結合建立執法事項清單,落實動物防疫執法責任,突出強化動物防疫執法力量。加強鄉鎮畜牧獸醫站建設,配備與養殖規模和工作任務相適應的防疫檢疫等專業技術人員,縣級畜牧獸醫管理部門要加強監督指導,必要時采取措施增強工作力量。地方財政要保障工作經費和專項業務經費,改善設施裝備條件,落實工資待遇和有關津貼,確保基層動物防疫、檢疫和監督工作正常開展。

五、健全現代生豬流通體系

(十八)加快屠宰行業提擋升級。引導生豬屠宰加工向養殖集中區域轉移,鼓勵生豬就地就近屠宰,實現養殖屠宰匹配、産銷順暢銜接。開展生豬屠宰標准化創建,加快小型生豬屠宰廠(場)點撤停並轉。嚴格執行生豬屠宰環節非洲豬瘟自檢和駐場官方獸醫制度,對不符合檢疫檢測要求的屠宰廠(場),要依法限期整改,整改不到位的責令關停。鼓勵生豬調出大縣建設屠宰加工企業和洗消中心,在用地、信貸等方面給予政策傾斜。

(十九)變革傳統生豬調運方式。顺应猪肉消费升级和生猪疫病防控的客观要求,实现“运猪”向“运肉”转变,逐步减少活猪长距离跨省(区、市)调运。加强大区域内生猪产销衔接,生猪主销省份要主动与主产省份建立长期稳定的供销关系,实现大区域内供需大体平衡,除种猪和仔猪外,原则上活猪不跨大区域调运。推行猪肉産品冷链调运,加快建立冷鲜肉品流通和配送体系,实现“集中屠宰、品牌经营、冷链流通、冷鲜上市”。冷链物流企业用水、用电、用气价格与工业同价,降低物流成本。加强猪肉消费宣传引导,提高冷鲜肉消费比重。

(二十)加強冷鏈物流基礎設施建設。逐步构建生猪主产区和主销区有效对接的冷链物流基础设施网络。鼓励屠宰企业建设标准化预冷集配中心、低温分割加工车间、冷库等设施,提高生猪産品加工储藏能力。鼓励屠宰企业配备必要的冷藏车等设备,提高长距离运输能力。鼓励生猪産品主销区建设标准化流通型冷库、低温加工处理中心、冷链配送设施和冷鲜肉配送点,提高终端配送能力。

六、強化政策措施保障

(二十一)加大金融政策支持。完善生猪政策性保险,提高保险保额、扩大保险规模,并与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联动,鼓励地方继续开展并扩大生猪价格保险试点。创新金融信贷産品,探索将土地经营权、养殖圈舍、大型养殖机械等纳入抵质押物范围。银行业金融机构要立足自身职能定位,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积极为生猪生产发展提供信贷支持。

(二十二)保障生豬養殖用地。各地區要遵循種養結合、農牧循環的客觀要求,在編制國土空間規劃時,合理安排新增生豬養殖用地。完善設施農用地政策,合理增加附屬設施用地規模,取消15畝上限,保障廢棄物處理等設施用地需要。鼓勵利用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和“四荒地”(荒山、荒溝、荒丘、荒灘)發展生豬生産,各地區可根據實際情況制定支持政策措施。

(二十三)強化法治保障。加快修订动物防疫法、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研究修订兽药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健全生猪产业法律制度体系。严格落实畜牧法、动物防疫法、农産品质量安全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法规,加大执法监管力度,督促养猪场(户)、屠宰加工企业等市场主体依法依规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加强对畜牧兽医行政执法工作的指导,依法查处生猪养殖、运输、屠宰、无害化处理等环节的违法违规行为。

各地區、各有關部門要根據本意見精神,按照職責分工,加大工作力度,抓好工作落實。各省(區、市)要在今年年底前,將貫徹落實情況報國務院。明年國務院將適時開展生豬生産和供應情況督查,督查情況通報各地區。




國務院辦公廳

2019年9月6日